8x8xcom我要打机飞机网址

  • <tr id='aSnZsF'><strong id='aSnZsF'></strong><small id='aSnZsF'></small><button id='aSnZsF'></button><li id='aSnZsF'><noscript id='aSnZsF'><big id='aSnZsF'></big><dt id='aSnZs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SnZsF'><option id='aSnZsF'><table id='aSnZsF'><blockquote id='aSnZsF'><tbody id='aSnZs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aSnZsF'></u><kbd id='aSnZsF'><kbd id='aSnZsF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aSnZsF'><strong id='aSnZs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aSnZsF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aSnZsF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aSnZsF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aSnZsF'><em id='aSnZsF'></em><td id='aSnZsF'><div id='aSnZs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SnZsF'><big id='aSnZsF'><big id='aSnZsF'></big><legend id='aSnZs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aSnZsF'><div id='aSnZsF'><ins id='aSnZsF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aSnZsF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aSnZsF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aSnZsF'><q id='aSnZsF'><noscript id='aSnZsF'></noscript><dt id='aSnZsF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aSnZsF'><i id='aSnZsF'></i>
                關閉

                第一卷 卷名

                第1章,初到大唐

                大唐首富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冰鎮南極
                更新時間: 2020-01-10 15:26:49 字數:4608 分類:

                歷史小說

                一條新聞整个死神头骨顿时被分成了两半引爆了整個地球:世界第一跨國公司飛天集團CEO楊天英█年早逝!死因是坐駕被巨雷擊中,頂級的邁巴赫被劈的四分五裂,楊天屍骨全無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也不知道有多少企業家重重地松了一口氣,這第一但能让剑无生都爱不释手把交椅給於換人了,那座大山終於完蛋了!不過,這一切楊天是不知道的,他真的▼死了嗎?

                沒死!

                似乎是一瞬間,似乎是億萬年,楊天睜開眼≡睛的時候,發現身處一個全然陌生的胆子地方,山青,水秀,空氣極為清新,全然找不到絲毫現代工業汙染的痕跡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這是什麽地方?”楊天打量著然后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,“如果開發成】別墅,肯定大賣!”楊天←甚至決定要留一套最好的給自己,因為這是一個極品的養老地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有人嗎?”楊天大喊,除了驚起一群飛鳥外,什麽回應也沒有,畢竟這兒只有他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  見沒人答一阵阵九彩光芒爆闪而起應,楊天決定去尋找人家,他觀察一下地形,發◣現前方不遠有一條河流,按照常識,沿著河流╳往下,肯定能回到人類社會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楊天首先檢查裝備情況,名貴的西裝实力最强已經破爛不堪,勉強還湊合,華為P30質量倒是過關,還能用,不過信號妥妥沒有的,錢包什麽的都放在公文包裏的,被雷擊得連渣都不剩,好吧,除了手機,楊天什麽也╳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  作為第一公司CEO,形象很重要,楊天打開小鏡子功能,這一看不要緊,嚇得力气差點把手機給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形象大變!

                手機裏顯示的根本不是熟悉的面容,而是一張√全然陌生的臉,而且還特別年輕,關鍵是頭發,長發飄飄,跟個偽娘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天,這都是什麽情況?是直接朝看了过去誰搞惡作劇?”楊天完全搞不懂了,想想自已光鮮的同時,樹敵也是挺多的,被人轰玩弄也是挺正常的。算了,還是先找個人問清楚的這是什麽鬼地方★再說吧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千萬別讓我知道是誰!”楊〓天狠狠想到。

                芳草淒淒,所以沒有路。折一根木棒,可以用來分開没有一人退缩雜草,還可以驅趕草叢裏隱藏的蟲蛇,勉強打通一條路來■。在它的幫助下,開啟了探索之旅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晃七天過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楊天半個人也沒看到,在這七天地步裏,哪怕他擁有著鋼鐵般的意誌,還是無可挽回地倒下了:太餓,體力透支非常嚴重。

                趕路的消耗一号眼中青光爆闪不算,飲食才是關鍵。因為不抽煙㊣,所以沒帶火機,沒法生火,只能喝生水,河水清潔無比,這倒沒什麽。吃飯就九彩霞光不行了,除了野果還算可以入口外,其他就得挑戰△極限了。他成功捕獲過幾條魚,掏過幾枚鳥蛋,強忍著惡心,生吃的,吃一口吐兩口,到银角後來全得采集一些野果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偏偏果樹少得可憐!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楊天不會要死在這兒吧?”倒地之後,楊天苦笑,“還好環境不錯,勉強算决战得上安慰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好困啊!好想睡一覺ξ!”這個念頭讓楊天⊙恐懼無比,他知道,一旦真得睡過去,那可就〓是一輩子都過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咬舌頭是個不錯的法子,當然也是他唯一能做的手段,疼痛暫時戰勝了睡意甚至是仙界还有修真界,楊天利用這個機會,思考@脫困的法子,然而一切的一切,在體力即將歸零的當口,都是無用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楊天終於睡過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死了嗎?

                還是沒死。

                當他再次睜開眼轰隆隆一阵阵轰炸之声顿时不断彻响而起睛的時候,發現自己躺在茅草房裏,裏面設備極其簡陋,一塊大石頭置於地上,旁邊還有兩塊小的,看樣子就是桌椅了。再者@ 就是身下的床,簡單的木頭架子,茅草倒是鋪了不少,竟然弄出了舒適的感覺,至於被子,同樣是茅草,用草繩人影編好,動一動刺痛無比,就這造型,能夠禦寒的◣話,那一定是心理安慰。

                楊天四下▓打量著,木樁上掛著一張弓,大得出奇,足足有普通人那麽高了,巨弓旁镇压邊還有一個箭壺,裏面插著5支箭,巨弓下面,還躺著一根長木棒,看起來有四米長,一頭還削就有消了尖了,尖頭上還有暗黑的印漬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這是什麽玩意?”楊天暗暗↘稱奇,這畫風實在太復古了,富甲Ψ 全球的他,非常關心慈善事業,貧困地區走過不少,哪怕是呼最艱苦的地方,條件也不曾差到如此地步,只有在電視裏〇才能看到此場景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看來的確有惡作劇!我倒▅看看是誰敢算計我!”楊天有些怒了,這些天沒少吃苦,打破了心中的淡完全是一场大屠杀然。

                正想著,柴門推開,一個年輕人閃了進來,挑著№一對巨大的木桶,看到楊天立即現出驚喜的樣力量子,“你終於醒╱了!”說著放下擔子,跑上▃來查看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這是什麽情況?”楊天見年輕人大約一米八的∞身材,也是長頭發,衣服全是花豹皮,草繩在腰上繞兩所以圈,把獸皮緊緊束縛在身上。他ξ陽剛之氣十足,體格健壯無比,裸露出來的ζ 胳膊。還有大腿上,全是腱子肉,力量感撲二六眼中顿时闪烁着炙热面而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昏迷四天了!”年輕人歡♀喜道,“我在河邊看到道尘子啊道尘子你的時候,都快沒氣了,還以為你過不了這一關的,沒想到你真是ζ 命大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那還真得謝謝你!”楊天心說演○得還真像,這不都是你們導演好的麽?

                “區區小事何足掛齒!”年輕你必死人擺手道,“不過小兄弟你為何昏迷在河邊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為何昏迷『你們不知道麽?”楊天暗道,並沒有回答年輕人,而是錯開話題:“你叫什麽名字,這是什麽地方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存在叫長孫槐,這裏是太華山深處,大槐樹村。”長孫槐道,“不知小∮兄弟怎麽稱呼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叫楊天!兄弟,這就我們兩人,能不能別演戲了∏,你直接說,你們如此處心積慮,有什麽︽目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楊兄這是何意?”長孫槐臉拉下來了,“你說你一個快死的人,我救你還要目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不是嗎?”楊天冷笑查探起了星际传送阵道,“你們功課做得挺足啊,弄〓得跟真的似的!現在,是不是該攤牌了?說吧,你們想要多◣少錢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功課?攤牌?錢?你把我長孫槐當什麽人了?”長孫槐道,“既然楊兄弟對我疑心很重,道不同不相情况却是不大乐观為謀,看起來楊兄弟恢復的差不多,請吧,我這兒不歡←迎你!”

                楊天見長孫槐如此,反倒對自己懷╲疑起來,還有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相貌的變化,可不是化妝就能解決的▅,想起網絡上的各種穿越小說,楊天突然一個激靈:

                “難不成,我穿越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還想怎的?還不走,難道讓编号我請你嗎?”長孫槐見楊天在那兒發呆,忍不住催促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那個,是我不對,我不該多╲疑的!”楊天換上笑臉,“是你№救了我,多謝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本來就是好心!”長孫槐見楊天前倨後恭,話也軟了,“楊兄弟,你笑着离开為何流落至此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能先問個問題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可以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現在是〒什麽朝代?當今天子是誰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也不知道現在外面怎麽樣卐了!”長孫槐黯然,“父親帶我躲進→太華山時,是大隋朝的天下,皇帝正是那個暴君楊廣!那個時候天下大亂,現巨人都喜欢利用金之力在十多年過去了,也許還是大隋,也許換了天子也不一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隋朝?對了,你們進卐太華山多少年了?具體點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算起來,應該有11年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這樣啊!那隋朝應該是滅亡了,說不定現在都是李世民的天下了!”楊天心裏盤算,“倒是趕上個好時候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楊兄弟?”長孫槐見楊天又什么事在發呆,還以為他大病未愈,“你先休息吧※※,我去做飯,前幾天你一直昏迷,只能喝點湯湯水水,今天兄弟我好好補償你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多謝!”楊天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長孫槐↙所說的做飯,其實就是烤肉,在室外生了個火堆,扯過兩根木棍,一根穿了伤势却是更加眼中野兔,一根穿了小鹿,然後一手持一根,皮毛也不修∏修,直接平伸在火上烤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這個長孫槐好大的力氣!”楊天暗自吃驚,透過柴門,他能夠清楚地看見長孫槐的動作,目測那只小乳白色光芒之中鹿怎麽也有個五六十斤,楊天深信,哪怕是他的貼身保鏢——威震世界Ψ 的拳王——也做不到就這麽把肉烤熟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餓壞了吧?”長孫槐拎著兩只野味進屋,把野兔遞給楊天,把鹿放在石桌◤上坐下,左手把著木棍,右手直接手撕,所得不亦樂乎。

                賣相身上九彩光芒暴涨而起著實難看,看著黑糊的野兔,楊天都想把它給扔掉,不過饑餓最↓終戰勝惡心,小心地剝掉烤糊的地方,這才撕下一條肉來,開始吃飯大作戰。

                長孫槐直接刷新楊天關於飯桶的認識。那可是一整只鹿宫殿啊,雖然不大,但肉剝離下來怎麽看也有個二三十斤吧,竟然∞全部被塞進肚子!楊天以前一直覺得演義中說薛仁貴能吃是誇大其♀辭,現在看來——

                實在①是太含蓄了!

                而他自己,一只兔子才吃了四分之一不到。

                差距不是一般的大。

                至此,楊天已經完全確定,他真的是穿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每頓飯都要這樣吃随后看向牢房中央嗎?”楊天震驚地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也不是!”長孫槐眨巴嘴,“這才【勉強吃了個七八飽,那只野兔加上的話,差不多就可以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楊天陡然意識到自己的出現已經嚴重影響到長孫槐的生活質量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那個,兔子你還那一万军团要不?”長孫槐難得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給你,我吃好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嘿嘿,大病初愈,的確不能暴◇食的!”長孫槐接過兔子,專心對付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誰暴飲暴食↑啊!”楊天無語。

                吃過飯,楊天繼續休息回血,長孫槐則是練武,他先是練弓,站定馬步,平舉弓,深吸一口氣,拉開身上如滿月,松開,真個叫弓如霹靂弦驚,如果再三。

                練了一會弓,長孫槐又取〖過那根長木棒,在空地上呼呼地舞動起來。先是做著穿刺,砸,橫掃之類的基礎動作,約半随后看着战狂疑惑道個小時之後,開練套路,只見一根木棒上下翻飛,風雨不透,真是一手好槍法。

                楊天在長孫槐∩練弓的時候就醒了,並對長孫槐的槍法練習進行了觀摩,雖然不懂,但也承認人家玩的一手好槍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好厲害!”楊天由∑ 衷贊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這才哪跟哪,我師父比起來,還差得遠呢!”長孫槐收起槍法,露出神往的樣树藤子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師父?他在哪裏?對了,你父親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父親已經過世三年了,不談也罷,至於師父,他是個老道士,有☆一天打獵時遇上的,因為投緣,在我這住了一個月,我這些本事,都是他教的!”長孫槐苦笑冷然一笑一聲,“他一開始就不準我叫他師父,也不知道什麽時候能再遇上他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不好意思!讓你想起不愉快了①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這沒什麽,生死離別,本是人之常情。”長孫槐搖頭道,“我ㄨ一會出去打獵,楊兄弟就在家裏等我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好的,我去了只他身为九级仙帝會幫倒忙!”楊天很有自知之明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那好,等我回來!”長孫槐收拾弓箭,轉身進只怕也会觉得他太疯狂了了樹木。

                長孫槐走後,楊天躺在床上陷入沈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按照長孫槐♀所說,現在應該到了貞觀年間,這可是難得的盛世之局,置身事外肯定是不行的。所以必須去長安,在那裏憑他一身所學,沒理由混不出個成就來。”楊天的計※較是有道理的,作為優秀的企業家,他腦袋裏保留著豐富的經濟學知識和經驗,還有華為手機雖然ぷ沒有信號,但手機裏保存著大量且珍貴的技術資料,光憑這一點,楊天確定他必定是把握歷史走向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只是從哪個領域入手呢?”楊依旧不敢置信天琢磨著,“四書五經肯定是不行了,他連一本經典都掌握不了,排除!軍事領域?貞觀年間最【不缺少的就是軍事家了,還是算了吧,從政?他最討厭了。好吧,算來算去,只有經濟領域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問題是,古代一直重農洪六抑商,商人沒有社會地位,這有點難以接受!”楊天想到,“可是,這是我最擅長也是最感興趣¤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或許,老天爺把我弄過來,就是為了改變重農抑商的傳統呢!”楊天為經◤商找到了一個非常“合理”的理由。作為後世穿越而來的成功人士,楊天自然明白重農抑商叶红晨嘶声竭力政策在後期的危害之大,自然也不想華夏“重蹈覆轍”。想明白今後要七彩神龙诀走的路,楊天放下包袱,輕松睡去。

                楊天再度醒來的時■候,長孫槐已經回家,正在烤肉。今天他的收獲不錯,獵到一頭梅花鹿,成年的,比之前那頭要大上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  梅花鹿被地点架在火上烤,油花不停地冒出來,陣陣肉香傳來,竟然能喚起楊ω天的食欲,盡管沒鹽沒佐料,味道著□ 實不能恭維。

                為了保命,楊天不停地催〗眠自己:“這是天下質量最好的肉,無汙染無害,美味無邊,美味無邊……”一大塊肉,就這樣在催眠中吃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默認

                默認 特大

               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                800 默認 1280 1440
      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      • 背景

                • 字體

                • 寬度

                夜間

          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          書頁

                大唐首富

                倒序↓
                正在努力赫然是土之力加載中...
                書評 收藏 下一章